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亚博亚博88下载是正规的吗「登录平台」 > 新闻 > 正文

消逝的琉璃塔

来源:《畅谈》 编辑:唐沅 时间:2019-09-12

如果说中国曾有一座地标性建筑,是中国建筑技巧的璀璨结晶,它曾经声名远播,至今仍在国外广受欢迎,你会想到什么?长城?故宫?

在中国恢弘大气、多如繁星的建筑里,我们可以列一个长长的名单,但下面要说的可能不会进入前十名一一它就是曾坐落于南京的大报恩寺琉璃塔。

被国人遗忘的佛塔

南京作为中国四大古都之一,有着“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在明朝,南京曾短暂地成为首都,自明成祖朱棣后长期作为“南都”,是仅次于北京的国家第二中心,可说是十七世纪的纽约。

如果说南京城是大明王朝的王冠,大报恩寺琉璃塔便是王冠上最耀眼的宝珠,受四方敬仰,万国来朝。

大报恩寺琉璃塔的总设计师是明成祖朱棣,他告诉世人天下第一帝国拥有天下第一塔。而琉璃塔的匠人们也用精湛的技艺塑造了琉璃塔“三绝”,让“天下第一塔”实至名归。第一绝日高耸入云,第二绝日通体琉璃,第三绝日佛灯永明。

这个塔高78.2米,如果按一层楼层高三米来算,这座塔约等于26层楼。哪怕是今天来看,也是一个高层建筑。通体用琉璃烧制,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光辉灿烂,华贵非常。张岱在其文中写道:

“塔上下金刚佛像千百亿金身。一金身,琉璃砖十数块凑砌成之……天日高霁,霏霏霭霭,摇摇曳曳,有光怪出其上,如香烟燎绕,半日方散。”

声名远播海外

在17-19世纪的欧洲,人们将“南京瓷塔”视为古老中国的象征。

1613年,葡萄牙籍耶稣会士曾德昭在其所着《大中国志》中赞美南京,并特别隆重介绍大报恩寺琉璃塔,称之为“足以和古罗马建筑媲美的豪华建筑”。

1687年,法籍耶稣会士李明在《中华现势新志》中,称大报恩寺琉璃塔是“整个东方地区最好的建筑、最高贵的大楼”。

而真正使大报恩寺琉璃塔盛名远播欧罗巴的,则是荷属东印度公司的一个使团。1655年,荷属东印度公司派出近百人的使团前往中国访问,其中有一位“摄影师”,名为约翰·尼霍夫,他负责将沿途的中国风景一一描绘下来。

在南京,美轮美奂的琉璃塔将其深深折服,他说:“琉璃塔是精品中的精品,展现了中国能工巧匠独特的才华与智慧……我要以诗将它凝固,将这座宝塔与世界七大奇迹并置!”

多年后,回到荷兰的尼霍夫委托哥哥在阿姆斯特丹出版了自己的中国游记一一《荷兰共和国东印度公司大使晋谒中国皇帝记》。书中的大报恩寺琉璃塔素描画震撼了欧洲人,迅速掀起了一股“大报恩寺琉璃塔热”,大报恩寺从此成为了外国人眼中中国的文化符号之一。

欧洲人对大报恩寺的热爱,是17世纪至19世纪欧洲大陆各国“中国崇拜”潮流的缩影。皇室贵族热衷于丝绸、茶叶、瓷器等中国产品,甚至以会说简单的中文为荣。

大报恩寺的走红在整个欧陆引发了模仿风潮。法王路易十四命建筑师建造一座最时尚的宫殿。宫廷建筑师路易·勒凡从“南京瓷塔”中获得灵感,建造了一座全部用瓷砖建造的建筑一一特里亚农瓷宫。

瓷宫是从灵感上模仿琉璃塔,英国则有一座完全模仿琉璃塔的建筑一一邱园宝塔。与琉璃塔一样,邱园宝塔每层高度和周长以30厘米的级差逐级递减,可称琉璃塔的异国兄弟。

邱园宝塔建成后,法国人安蒂尼·弗朗索斯也建造了一座香侬宝塔,塔高44米,模仿琉璃塔的外形,逐级收分。有趣的是,这座塔的底部还用汉字刻有“知恩”二字。

大报恩寺的前世今生

说起南京的繁荣,与三国时东吴定都于此脱不开关系。赤乌年间,孙权建建初寺及阿育王塔。此乃中国南方地区的首座寺庙,人称“江南第一寺”。寺中的阿育王塔是南京最古老的佛塔。

晋太康年间,司马炎在建初寺遗址上复建长干寺。宋端拱元年,僧人可政将玄奘的顶骨舍利背负着迎请到了南京长干寺供奉,并在长干寺东岗建塔,以安置玄奘的顶骨舍利。

天禧元年,重修后的长干寺改称天禧寺,寺塔易名“圣感”。元朝至元二十五年,忽必烈将天禧寺改名为“元兴慈恩旌忠教寺”,改塔名为“慈恩塔”。

明永乐六年(1408年),天禧寺毁于战火。永乐十年,朱棣开始重新修建毁于战火的天禧寺,并取名为报恩寺,意为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此后大报恩寺于太平天国年间毁于战火。据郭廷以先生的《太平天国史事日志》和内乱时在华外国人记载,报恩寺于咸丰六年(1856年)被毁,在太平军内讧期间,北王韦昌辉为防止翼王石达开站在塔上俯瞰城中进而放炮,他下令将塔炸毁,当时南京城内就有童谣“宝塔折,自相杀”流传。

如今,大报恩寺和琉璃宝塔没有再次被重建,对曾经琉璃塔的光辉灿烂只能依托于文字、图画、琉璃塔的模仿者,存在于想象中了。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中伫立着一座新塔,它继承了“报恩”之名,称为“大报恩塔”。但为了保护地宫及避免历史信息的混乱,琉璃塔没有按照原样复建,而是以轻质钢架玻璃保护塔的形式重现。在我们的时代,用现代的技术和材料去展现当今的风貌,用最大的诚意去还原一座伟大建筑应有的建筑地位与历史地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至于琉璃塔究竟有多美,我们只能从外国人对它的追捧和模仿中去想象,从它风靡世界百年而不减的余韵中去领会。它重重面纱后的真正倾城容貌,就留在古人的眼睛里吧。(资料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