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小说 > 正文

秘密森林

来源:《故事会》 编辑:杜辉 时间:2019-06-30

秦天和乔杉这对昔日的好兄弟反目成仇,互相指证对方才是真正的黑暗王爵,此时韦石突然出现,他坚决站在乔杉那一边,冷酷无情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秦天……

56. 真凶现身

那“砰”的一声,并不是子弹出膛的声音,而是有人情急之下撞开了门,由于用力过猛,这个人冲进房间之后,又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才站稳了身子。

三剑客同时转过脸去,盯着破门而入的这个人。待看清这个人的长相后,三剑客表情各异,韦石眼神犀利,脸上如罩寒霜,随后他转过身去,黑洞洞的枪口离开了秦天,对准了那个不速之客。

乔杉的表情就平和得多了,他朝那个人微微点了点头,像是在跟一个许久不见的熟人打招呼,眼神中甚至有一丝佩服之意。

表情最复杂的是秦天,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情,有痛心也有难过,有愤怒也有失望,但在他的眼神深处,分明又藏着一丝欣慰。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是因为这个人的自投罗网,证明了他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吗?秦天盯着那个人,缓缓叫出了他的名字:“小默,真的是你……”

在三剑客的注视之下,原形毕露的小默并未显出惊慌之色,反而从眼神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轻蔑。这种态度彻底激怒了韦石,他沉着脸冷冷说道:“你输得很不服气,对吗?无所不能的黑暗王爵先生!”

“错了!”小默撇了撇嘴角,发出一声冷笑,“我输得心服口服,你虽然侦破推理能力平平无奇,但演技还是很出色的。”他的目光落到那把手枪上,嘴角那一丝笑意透出强烈的嘲讽味道:“你们的目的只是用对话诱我上钩,反正我又看不见你们的动作和表情,需要表演得那么逼真吗?连道具都用上了!”

“没办法。”这次开口的是乔杉,“我们毕竟不是真正的演员,让我们完全摆脱那种情境去表演,我们还没那个本事,何况你又是那么可怕的对手,稍微露出一丝破绽,恐怕就会前功尽弃了。”

小默转脸看着秦天,他想再故作轻松,却已是力不从心:“他们只是配角,你才是主演,而且是整台戏的导演,对吗?你好像有点不自然啊,没必要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欺骗和利用我了!栽在你手里算我活该!”

秦天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反倒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才缓缓摇头道:“我不是在骗你,我是在救你,尽最大的能力救你……”

“住口!”小默彻底失去了冷静,狠狠瞪着养父,嘶吼道,“把你假惺惺的那一套收起来吧!我用不着你救,还是想想怎么救你自己吧!”

韦石看不下去了,他走到小默跟前,沉声说道:“你父亲说得没错,他一心一意只为挽救你。当我们知道了你是黑暗王爵,完全可以直接抓捕你,是你父亲提出演这场戏,争取促成你投案自首。你不要执迷不悟了!”

小默嗤之以鼻道:“你们有什么证据?凭什么直接抓捕我?”

韦石说道:“也许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还不够充分,但只要我们顺藤摸瓜,集齐足够证据,把你抓捕归案,是迟早的事!”

“是吗?”小默淡淡地一笑,看上去胸有成竹,“恐怕这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吧。你们想必也清楚,我捏着不少大人物的把柄,我会让他们知道,我被法办的那一天,就是他们的秘密曝光的那一刻。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保我,你们自问有能力扳倒他们吗?”

韦石气得两腮紧绷,牙齿都咬紧了,他知道小默的话并非虚张声势,但小默那种有恃无恐的轻蔑模样,触犯了他的尊严,他盯着小默说道:“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没想到你在一个刑警队长眼皮子底下,居然长成了这样一个寄生在黑暗中的怪物。你真的以为挟持了一些大人物,你的所作所为就永远不会受到惩罚吗?我只想送你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默毫不客气地针锋相对:“很多人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缺,只缺一面镜子,你们对别人的恶行明察秋毫,对自己的罪孽却视而不见。我在黑暗中沉沦得这么深,不正是拜你们所赐吗?”小默的话像一柄尖利的锥子,一下捅破了韦石身上那层看似坚硬的外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陷入了沉默。

小默瞪着韦石,越发咄咄逼人:“是谁制造了那起冤案?是谁剥夺了一个无辜者的生命?是谁让我失去了亲生父亲,从此成了一个孤儿?是谁?你怎么不敢回答我?”

韦石无言以对,表情异常尴尬,秦天见状,只能主动出声了:“你父亲的冤死,我们三人难辞其咎,也不想推卸责任,但我还是想澄清一点,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而不是失职,面对形形色色的高智商高科技犯罪,我想没有任何一个警察,敢保证自己不会产生误判。你有权不原谅我们,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也有我们的无奈!”

“那好,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小默盯着秦天,一针见血地问道,“当你们意识到那是一桩冤案时,为什么不去帮我爸翻案?为他洗雪冤情,还他一个公道,难道不是你们应该做的?”

小默的质问让秦天哑口无言,他深深地低下头去,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这是我的罪过,我无从辩解,不管是为我自己考虑,还是为同事着想,把那个秘密掩盖起来,都是出于私心……”

旁边的乔杉发出一声叹息:“我当年离开警队,和韦石的冲突,只是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参透了那个冤案,却又跟秦天一样,出于种种顾虑,不能替冤死者翻案,从此有了心理障碍,总觉得自己配不上警察这个职业,这才辞了职……你知道吗?小默,这个秘密沉甸甸地压在我们心头,这些年我们过得都不轻松……”

相关亚博亚博88下载是正规的吗「登录平台」--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