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摘 > 正文

我刚开始有成功的希望

来源:《读者》 编辑:胡建君 时间:2019-09-09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或许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画家之一。一辈子以美人、鲜花为灵感源泉的他,其画作仿佛自带阳光和芬芳。如果中西方美术可以相互映照的话,雷诺阿笔下的女性大概是最接近大唐气质的,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健康蓬勃的气息,那骄矜自信又平和淡然的神采和气度,那透明薄纱遮掩不住的丰硕饱满的肉体,性感而纯洁、明亮又娇艳。

雷诺阿说:“我最喜欢的作品是能给人以永恒的美感,却并不处处向人炫耀这种美的作品。”他被称为从未画过悲伤作品的画家,认为绘画就是要带给观者愉悦。他永远心系阳光,简单明了。

雷诺阿并不是受上帝眷顾的人。他出身贫寒,随遇而安。青年时期作为印象派的开派画家之一,屡屡遭受嘲讽;中年被类风湿关节炎所困扰;晚年时因右肩膀关节变形,需要助手用绷带把画笔缠在他手上作画。但雷诺阿的画作很少传达痛苦或悲悯的宗教情怀,总有着明朗的格调和日常家庭的温暖。

雷诺阿的作品是声情并茂的。少年时,他曾凭着天生一副干净温和的男中音歌喉,加入当时着名的圣欧斯达希教堂唱诗班。所以他的画中,仿佛自带明亮的歌声。雷诺阿一生笔耕不辍,毕加索非常崇拜他,买过他的一些作品,视其为大师。但雷诺阿从不自诩为伟大的艺术家,而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用双手劳动的谦卑的绘画工而已。他临终时尚在喃喃自语:“我刚开始有成功的希望。”

“软木塞”理论

1841年,雷诺阿出生于法国里蒙的穷裁缝家庭,4岁时举家迁居巴黎。当时的欧洲,大多数国家并没有受到工业革命的影响,生活条件艰苦。13岁时,雷诺阿被送到一个彩瓷匠门下当学徒,他的工作就是在盘子边缘描绘花边或在勾好的轮廓里填充色彩。当时瓷器是上流社会的用品,图案多是美人、花朵与历史人物等,后来雷诺阿一直钟情于女性与鲜花题材,大概有此宿缘。在瓷器上作画的习惯也令他后来的作品特别是女性形象细腻温和,充满柔润透明的光泽。

雷诺阿自画像

1862年,雷诺阿考入皇家美术学院,并利用业余时间进入查尔斯·格莱尔画室学画。在这个主张自由教学的巴黎最好的画室,他结识了好几位后来成为印象派主流的画家,比如西斯莱、莫奈、巴齐耶等,他们喜欢在阳光下的枫丹白露森林中自由作画。彼时,大家并不知道,十余年后,他们将掀起艺术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

6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雷诺阿尝试过多种不同的艺术表现风格,但始终是印象派极具辨识度的画家之一。他早期的作品带有实验性和先锋性,对于光和色别有钟爱,其色彩体系多限定于高饱和度的纯色配方,被称为彩虹调色板,明亮而悦目。19世纪70年代,雷诺阿参加了落选者沙龙,其画风明显打上了印象派标记,甜美闲适的气氛加上丰满明亮的脸和手堪称经典。19世纪80年代,雷诺阿在创作上实现了转折,他有机会去意大利等地旅行,在各地博物馆中,被拉斐尔和戈雅等人的作品所震撼。于是,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创作,逐步从印象派运动中分裂出来,转向人像画,特别是女性肖像画,开始在画中尝试取消偶然的光线,通过安格尔式古典主义紧缩的轮廓线和严谨的构图来表现完整的形体。晚年的雷诺阿深受疾病困扰,但美好的家庭生活和身边的模特为他的创作注入了新的活力。身体愈加苦痛,画面色彩却愈加热烈而充满阳光。1914年,罗浮宫收藏并展出了雷诺阿的部分作品,完成了他的夙愿。此时他虽然只能在轿子上亲历这一盛况,却从未慨叹命运的无常。

包厢
煎饼磨坊的舞会

雷诺阿的“软木塞”理论很能体现他的人生观。他认为,人不应当制服命运:“人生犹如一个软木塞子,应当任它漂荡,正如任意漂浮在水面上的软木塞子那样。”

雷诺阿觉得,人主要的职责是生活,要尊重生活,而生活的状态应该是愉快的。绘画也要顺应生活,不能违拗心性。他像“软木塞”一样自由游离于传统和现代之间,举重若轻地解决了两者之间看似无法调和的矛盾,将古典主义的形与印象主义的色完美结合在明亮而微妙的、充满诗意的画面中。

拿着珠宝的加布里埃尔
艾琳·卡亨·安德维普小姐画像

女性的肉体美

雷诺阿说:“我们家是个女人之家,母亲、加布里埃尔、女孩子们、女仆们,以及在家里踱来踱去的模特,都给家里添上了一种非男性的色彩。”被女性围绕的他一生都钟爱美妙的女性身体,他曾戏言:“乳房是一种浑圆的、温暖的东西,如果上帝不创造女人的乳房,或许我就不会成为画家了。”他喜欢泰然自若的神态,更偏爱少女粉红色的皮肤,到晚年更是如此。雷诺阿经常会用调色板上剩余的颜料画成美丽的玫瑰花,他说:“玫瑰花能帮我找出裸体画像中女人肌肤的色泽感。”他从不在乎模特的身份和年龄,家中的女仆和帮妻子做事的邻居女孩都会成为他的模特。屋子里的女人,从厨房到画室,从画室到厨房,经常转换着角色。

上一篇:月色西塘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