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摘 > 正文

那个奇妙的染君女王

来源:《意林》 编辑:苏缠绵 时间:2019-01-11

这个月依北中学发生了一件大事。同学们纷纷谈论,一个叫姜祈的抽签入学的高一男生,竟然从电光手里救下一名“叛徒”,还借势带领一帮抽签入学的学生成立了自己的团体。此事等同于给了电光一记响亮的耳光。也因此,姜祈与电光主席彻底结了怨。

除此之外,姜祈还报名参加了两个月后举办的全国高中生数学竞赛,似乎表明抽签入学的学生也非等闲之辈,一时成为高一年级颇有话题的风云人物。

数学课上,雷染君托腮盯着黑板,看起来像在抄写板书,可她的眼神根本不聚焦,手上的笔随着神游的思绪下意识而动。

脑海里一帧帧重复着前几天在教学楼天台的画面,当时姜祈钩起她的头发,手指还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那一瞬间,她如触电般本能地退后好几步,心里也涌上阵阵奇异的感受。那种感受是什么呢?雷染君试着描述它,应该……类似于惊恐?事实上,从姜祈出现的那一刻起,她的身体就一直颤抖不停。他的靠近,更让她惊慌不安。她在怕他。没错,她怕。原因不明地怕,近乎本能地怕。“我先走了。”那一刻她只能扔下这句话,飞一般逃离天台,顾不上理会姜祈的手是否还尴尬地僵在半空。

那天之后,雷染君又在学校里跟姜祈打过好几次照面,她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避开他的眼神,可一旦他们的目光相撞时,她就会如受惊的兔子一般匆忙逃离。雷染君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态度会不会伤到姜祈,明明四年前她还拼命地讨好过他,只为得到他的肯定,让他甘愿叫她一声“姐姐”。四年之后,却一切都变了……

背上的一戳将雷染君的思绪拉回,紧接着后排同学递给她一张字条,还指了指隔壁小组。

雷染君顺着望去,看见小夏挤眉弄眼地示意她打开字条。

“方泽托我告诉你,姜祈约你晚上放学后聊一聊。”方泽就是小夏一心维护的男朋友,那位前“电光”成员,如今一心一意帮姜祈打理着“惊雷”各种事宜。

雷染君心里蓦地一跳,她一直躲着姜祈,还以为接连碰壁之后他不会再接近自己。没想到……

她咬咬牙写道:“我不会去。”

小夏不解,继续劝道:“为什么呀?那天在天台姜祈救了我们啊!而且,他跟你显然以前就认识,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冷淡?”

为什么……为什么呢……

雷染君也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却想不出答案。她只知道,她的内心不想与姜祈扯上关系,只愿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地度过高中剩余时光,然后考去首都的大学。到那时,便真的不用再见。

“无论如何,姜祈放学后会在校门外的水吧等你。”雷染君把字条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晚自习课间休息时,雷染君心烦意乱,鬼使神差地又踱步接近了教学楼的天台。本想吹风散散心,却透过天台的门远远望见几道人影聚集在一起。下意识地凝神一听,她听见一句:“老大要我们放学后堵住那小子。”

心里顿时一惊,直觉便认为“那小子”就是指姜祈。他们难道是电光的人?要报复姜祈?

来不及思考更多,她急忙往回跑,她得告诉姜祈,让他小心一点才行!接连跑下两层楼,雷染君的步伐却逐渐迟疑下来。不行……她不能去找姜祈。她躲了他这么久,这一找岂非前功尽弃?

她停住脚步,艰难地转身,迈回几步台阶,却复又停下。她也不能走……如果电光真的报复他怎么办?在一楼和二楼之间往返犹豫,直到上课铃声响起,纠结的雷染君只好先回到教室。

整个下半节晚自习,雷染君坐立难安,完全不在状态,课桌上摊开的课本一页也没有翻动过,满脑子都是她的为难。放学后,班里的同学陆续离开,她还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小夏特意等到其他人走空后,再次对雷染君劝道:“你去见姜祈一面吧,听方泽说,他是真的有事找你。”

见姜祈?一想到跟他面对面的情景,雷染君的一颗心又不由自主地失措起来。不,她果然还是不能去见他。雷染君深深吸气,对小夏说:“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去。你帮我告诉他一声,电光的人可能会找他麻烦,让他快点回家,不要在学校附近逗留。”

小夏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冷血动物,仿佛她从来不是什么热心仗义的班长。“要么你亲口告诉他,要么就随他去吧。我和方泽有约,先走了。”丢下这句话,小夏拿起书包快步离开。

雷染君再次陷入纠结:小夏这么说不过是在激她,她和方泽不可能真的不通知姜祈,毕竟他帮过他们啊!可万一,小夏真的走了呢?雷染君焦虑地起身,走到教室门口又蓦地顿住。

不,她上次在天台见识过姜祈的身手,他想要全身而退应该不会太难。何况,她并没有在天台听见姜祈的名字,说不定,根本就与姜祈无关呢?她这样匆忙去见他,岂非……让他误会?

雷染君硬起心肠,五步一纠结,十步一回首,最终还是径直回了家。却是一晚上寝食难安。

第二天一早到教室,就接到小夏带给她的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姜祈昨夜受伤入院。她整个人呆立当场,头脑嗡嗡作响。

小夏的口吻中不再有之前对她的信赖和感激,反而透着居高临下的怜悯:“他在水吧等你时被围住了,却也不敢走。”她冷冷地瞅她一眼,“他怕你突然来了。”雷染君扔下书包,转身往外跑去。“6楼,38病房。”身后的小夏大声喊道。

一直跑到离学校最近的医院,雷染君的心脏咚咚跳得厉害,也不知是因为跑了步,还是因为紧张。电梯上到6层,她在通往病区的走廊门口听到一个医生对护士嘱咐道:“38病房的病人双手肌腱断裂,需要一个全时护工。”她脑袋里像引爆了炸弹似的轰鸣不已。38号病房,不会是他吧……

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寻找,终于找到那扇写着“38”的门。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去,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穿病号服的少年,他似乎睡着了,脸微微侧向一边,嘴角还有一团显而易见的瘀青。

姜祈,真的是他。雷染君捂住嘴,眼里刹那间蓄满了眼泪。都怪她,如果她能提醒他一句,就不会害他受伤。双手肌腱断裂,对一个将满十七岁、正处在意气风发年纪的男孩来说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他一定恨死她了。

巨大的愧疚紧紧扼住她的咽喉,几乎让她窒息。身体摇摇欲坠,她沿着病房门缓缓滑下,把头紧紧埋在膝盖里,蹲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走到她面前站定。她抬眼,看见拎着一袋水果的方泽。对方不友好的神色一览无余,讥讽道:“你居然有脸来。”她确实没脸,恨不得面前就有一条可以钻的地缝。

“谁在外面?”病房里的人听见门口的动静出声询问。雷染君回过神,抹干眼泪站起来,看见姜祈缓缓下了床,艰难地挪动到门边。雷染君推开门,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他病服袖口之外的缠着纱布的双腕上。她紧紧抿住嘴唇,双手局促不安地握在一起。头发束成的马尾也像失去了往常的活力,毫无生气地耷拉着。

姜祈看见她的出现愣了愣,眼里光芒一闪,但很快又暗淡下去。他冷哼一声:“这个时间点,学姐不该在上课吗?”

“我……我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来看看……”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头越埋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小。

方泽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狠狠把手中水果掼到地上。一袋苹果咕噜噜滚了一圈又一圈。

“原本电光的人只是堵在教学楼路口,是你把姜祈在水吧等你的事告诉他们的吧?你既然这么想摆脱姜祈,这会儿又猫哭耗子演戏给谁看!”

雷染君被方泽的指责震住,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下意识去看姜祈的反应。方泽怎么会这么说?不,他不会相信方泽的话吧?

姜祈面上波澜不惊,显然早就听方泽说过此事了。雷染君只看见他眉心纠起,却并不制止,更不反驳方泽的话。

她的心不住下沉,八成,他早就信了……

(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