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历史 > 正文

裴行俭看得透的人心,看不透的历史

来源:《看历史》 编辑:田栋 时间:2019-09-10

初唐名将裴行俭出身于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着名的“河东裴氏”,他的父亲裴仁基和哥哥裴行俨都是隋唐之际骁勇善战、叱咤风云的人物。裴仁基本是隋朝大臣,在隋末乱局中当机立断,和儿子裴行俨一起,投靠了河南瓦岗军首领李密,使李密实力大增,一跃成为反隋各路义军盟主。后来李密被隋将王世充所败,裴仁基父子又被王世充俘获。但他们并不甘心,暗中策划扶立傀儡皇帝越王杨侗,诛杀王世充,结果被王察觉后先下手为强,父子皆死于洛阳。

有此敢作敢为、当机立断的父兄,裴行俭自然也非池中之物。隋唐之际,沙场璀璨,将星云集,但如裴行俭一般,对人心目光如炬、洞若观火,进而成就一番功业的,却是寥寥无几。裴行俭一生建功无数,最为人称道的有兵不血刃平叛突厥之乱的功业。

逆袭:“贬谪罪臣”的“咸鱼翻身”

唐太宗贞观年间,裴行俭官拜左屯卫仓曹参军。此后又得贵人相助,大将军苏定方对年轻的裴行俭赞赏有加,将用兵之术倾囊相授。眼看裴行俭就要大展宏图,一场挫折却不期而至。

显庆二年,唐高宗欲废黜王皇后而立武则天,裴行俭口无遮拦,与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一班老臣串联议论、担忧国事,结果被人告发。唐高宗和武则天一怒之下,对这班反对派新账老账一起算:长孙无忌被削去爵位,流放地处西南的黔州,不久就自缢而死;褚遂良被贬到桂州,最后也死在了更加偏远的爱州(今越南境内)。

这两位太宗皇帝钦点的顾命大臣都不得善终,裴行俭自然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同样被贬到西州边陲去做长史。但谁也没想到,裴行俭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不仅没有就此沉沦,反而开启了纵横沙场、建功边陲的华彩人生。

远离长安的西域土地辽阔,水草丰美,草原民族弯弓走马,纵横驰骋。自秦汉以来,西域就是文臣武将们建功域外的宝地。来到这里,对于家传深厚又颇具才干的裴行俭来说,可谓如鱼得水。没几年,他就因功升任大唐王朝主管西域事务的最高长官安西都护,西北各族“多慕义归附”(《新唐书·裴行俭传》)。裴行俭的政绩重新得到了唐高宗的认可,又被召回长安,升任吏部侍郎,参与选拔官吏的工作。其间,裴行俭充分发挥识人用人之长,设立长名榜和铨注法,作为州县官吏升降评判的依据,结果一经使用便成为定制,“无能革之者。”(《资治通鉴·唐纪十七》)

建功:“狩猎使团”的“闪电行动”

虽然裴行俭此时已经入阁中枢,封侯拜相只是时间问题,但他的征途,依然是星辰大海。

上元三年,吐蕃进犯,裴行俭立即被委任为秦州右军,负责加强长安西部守卫。没几年,名义上归顺唐王朝的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都支和另一位首领李遮匐,暗中联络吐蕃,准备吞并唐朝西域属地。裴行俭焉能袖手旁观?然而面对朝廷的征讨诏令,他并没有立即兴兵讨伐,而是动起了脑筋,力求不战而屈人之兵。

恰在此时,位于伊朗高原的波斯帝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萨珊波斯王朝被新兴的阿拉伯帝国推翻,波斯王朝的末代皇子泥涅师流亡长安。作为出色的战略家,裴行俭在这个国破家亡的异国皇子身上打起了主意。如此这般,他向唐高宗汇报了自己的计划,当即得到了首肯。于是,一台瞒天过海的欺骗大戏就此拉开帷幕。

不多时,唐王朝中央政府仿佛忘记了迫在眉睫的叛乱,反而派出了一支高规格使团,从长安向西出发了。官吏百姓、域外四夷得到的说法是,皇帝任命裴行俭为安抚大食(大食是唐朝对阿拉伯帝国的称呼)使,护送波斯皇子泥涅师回国复位。一路之上,裴行俭一行人风餐露宿,终于到达西州地界。听说裴行俭回来了,心向唐朝、惧怕突厥和吐蕃入侵的西州各族酋长喜出望外,纷纷来见。裴行俭顺势在各族百姓中挑选精壮千余,补入队伍。不动声色之间,使团已经悄然变成了一支军队。同时,他扬言天气太热,打算就在西州停留到秋天,再向波斯进发。意欲叛乱的阿史那都支和李遮匐遂不以为意,未加防备。

裴行俭又召集安西四镇酋长,假意说:“想当年我在这里当官,最开心的莫过于四处游猎了。今天一时技痒,你们谁能和我一起去呢?”各酋长心领神会,不多时,又提供了一支由一万多人组成的“狩猎大军”。至此,裴行俭空手套白狼,凭空变出了一支大军,遂星夜兼程,“倍道而进”,不几天,就来到了正在密谋造反的阿史那都支营帐前。

此时,裴行俭依然顶着“狩猎”的名义,派人前来问候,同时要求对方前去拜见长史大人。满以为唐军秋天才会到来的阿史那都支猝不及防,只得带着五百亲兵前来,结果自然是羊入虎口,当即被擒。裴行俭又一次召集诸部酋长,宣读阿史那都支罪行,并将其押解到碎叶城。首恶伏法,在裴行俭的劝说下,另一位意图造反的突厥首领李遮匐选择了投降。至此,一场内外勾联、蓄谋已久的叛乱被裴行俭兵不血刃,消弭于无形。高宗大喜,认为裴行俭文武兼备,不可多得,遂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裴行俭身兼将相,荣宠一时无两。

权衡:“万里黄沙”的“三国演义”

历代史家皆盛赞裴行俭智勇双全,平叛手段高超。

大文学家杜牧认为裴行俭“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于内,功后成于外”(《注孙子序》)。《旧唐书》的作者刘眗则认为裴行俭是“王者之兵,儒者之将。乐城、闻喜(裴行俭是绛州闻喜人),当仁不让”。明末士人陈子龙,生逢明清易代的特殊时期,对兵不血刃弭平大乱的裴行俭更加推崇,评价他“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希望以他为榜样,创造反清复国的奇迹。

上一篇:韩信拜将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