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历史 > 正文

韩信拜将真相

来源:《看历史》 编辑:赵琨 时间:2019-09-10

《史记·淮阴侯列传》载,韩信拜“大将”并作大篇《汉中对》后,“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这个“得信”恨晚的“大喜”,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大喜?究竟大喜到何种程度?是不是大喜到片言之际顷刻之间便慨然以全军统帅权和指挥权相授,军略战阵,悉听君裁,寡人概不中制?

此一问题,必须对拜将之后汉王对韩信的实际信任和任用情况进行科学的考辨,才能回答。事实上,韩信终其一生,除了汉军围歼楚军的最后一战垓下之战任过相当于汉军临时总指挥,布“五军阵”击败项羽,此前他从来没有做过整个汉军的三军统帅。韩信一生大多数军旅生涯,是如李靖、岳飞这样的方面军统帅,而非白起、周亚夫这样的三军总指挥。也并非如某些议论,汉王之掌握军权,是以通过王权控制韩信之将权,再间接控制全军而体现。

楚汉战争期间,刘邦与项羽皆是以王的身份,而为各自全军事实上的总司令。韩信自汉二年(前205年)八月受命单独领军击魏,始作为方面军司令为刘邦四处征战,而不是刘邦的全军总司令、全军总指挥。

韩信自拜为“大将”至领兵击魏虏魏王豹,真正获得方面军军权,开始踏上征服四方、平定天下的光辉历程,中间有一年多的时间随行于汉王,“位尊”而权低,他的角色大致相当于随军高级军师、谋士,而绝非统领汉军指挥全军的总司令,也非独当一面的方面军司令。

前引《淮阴侯列传》中韩信拜将时汉王“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一语,即可看出韩信在拜“大将”后在汉营中所起的大概只是谋士一类的作用,与张良相类。尤其需要注意的是,韩信拜大将之际,正逢其时还是汉营“客卿”的张良被本主韩王召回,汉王身边军事参谋人才匮乏,因了萧何的举荐,按汉王正常的思路,受荐的韩信顺理成章“填补”的应是“谋臣”的空位,而非要从本王手中“攫取”军权的“大将”。刘邦其人,非常有自己的主见,即便在最倚重信任的萧何不告而别去追韩信并用无以复加的推崇之辞(“国土无双”……“王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力荐韩信的情况下,仍然只是“吾为公以韩信为将”,萧何仍不可,汉王乃日:“以为大将。”可见拜韩信为“大将”,只是汉王半信半疑之际卖萧何的金面勉强搬出来的门面招牌,并非发自其内心。

接下来拜将礼毕,韩信陈述长篇面试作文《汉中对》(参详《史记·淮阴侯列传》),论刘项优劣,述获胜之道,提东出大略,听得“汉王大喜”。但我们细究其内容就会发现,这篇“拜将对”实际上并非军事论文,其中并无一言提及为将之道、练兵之法、领兵之策、御敌之术,亦无一语道及汉军东出定秦的具体作战计划,其论天下形势则如后世诸葛孔明之“隆中对”,论刘项优劣则如后世性格分析家,论大王“反其道”则可定天下更如一政论家。所以,刘邦在大喜之余并未被冲昏头脑,他清楚认识到这篇“面试作文”反映出面试者并不是一位军事将领,更像是应侯范睢一类人物。所以刘邦绝对是随材授任,既然这篇面对试策并非军略而是政略谋略,那么,萧何“强荐”的这位“大将”,最适合他干的,自然不是大将,而是为本王献计、然后本王“听其计,部署诸将所击”的军师谋士了。

更何况,对于刘邦这样的一刀一枪从尸山血海拼杀出来的人,一个素未知晓的人有多神多能,哪怕旁人(即便这个旁人是他最信任倚重的萧何)说得天花乱坠,他也未必便信,他一定要眼见为实,看到这个人打过几仗,确实能打,才可能让其独当一面,进而才有可能让其统帅全军,这是再正常合理不过的逻辑了。揆诸远近历史教训,稍前的宋义并无实际统军作战经验,便是旁人因其一言(“料武信君项梁轻敌,必为章邯所败”)誉为“知兵”,楚怀王便命为三军统帅北上救赵,身死为天下笑。再之前同样无实际统军作战经验而论兵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终于身死军败为后世笑的赵括更是明证。以刘邦的老于兵戈,他绝不会仅凭一面之辞就把一个方面的作战指挥权轻易交给韩信这个没经实战检验证实其军事才能的“大将”,更遑论全军指挥权的交付了。

刘邦的后世子孙刘备在对诸葛亮的任用上,与其老祖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着名历史学家田余庆先生在《“隆中对”再认识》一文中写道:“自从草庐作对以后至刘备死前,刘备并未以《隆中对》的方略为念,孜孜以求其实现,当然也没有把诸葛亮放在运筹帷幄的贴身位置上,大事向他咨询。刘备死后,诸葛亮得其托孤之言,始获特殊地位。此后治蜀、北伐诸事,诸葛亮才得以按照《隆中对》的谋划,择其可行者逐步推行。也许可以这样认为,刘备死后,诸葛亮始得真正尽其才用。刘备死前,诸葛亮长时间内并不在刘备身边,戎机大政,并无诸葛亮参赞其间的事实。决计入蜀和叛攻刘璋,是法正、庞统之谋。庞统、法正死,刘备出峡之战的错误决策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强行谏阻。”(田余庆《秦汉魏晋史探微(重订本)》,中华书局2004版,171页)

以上,从刘邦正常的心理逻辑,我们可以分析韩信拜将的实质是“韩信拜大将,实仅类谋士”。然而,扎实不移的结论,还需要科学缜密的历史考证推析作支撑。下面根据《史记》各纪、传及《资治通鉴》,考辨韩信任汉军“方面军司令”前的确一直以“大将”之名而行“参谋”之实。

先看汉定三秦的陈仓之战。

《史记淮阴侯列传》载:“(汉元年,前206年)八月,汉王举兵东出陈仓,定三秦。汉二年(前205年),出关,收魏、河南,韩、殷王皆降。合齐、赵共击楚。四月,至彭城,汉兵败散而还。信复收兵与汉王会荥阳,复击破楚京、索之间,以故楚兵卒不能西。”

上一篇:“一战”德奥战俘在中国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