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狗亚app官方下载苹果 > 商业 > 正文

商汤 徐持衡:拒绝坐吃老本的90后学霸

来源:《创业邦》 编辑:涂君军 时间:2019-03-04

关于商汤科技

2014 年成立于香港。

融资信息

2014 年8 月获得数千万美元A轮投资,投资方为IDG 资本;2015 年11 月获得数千万美元A+ 轮投资,投资方为StarVC ;

2017 年7 月获得4.1 亿美元B轮投资,投资方为鼎晖投资、赛领资本、中金公司、基石资本、招商证券(香港)、华兴私募股权基金、晨兴资本、光际资本、尚珹投资、中平资本、东证资本、华融国际、东方国际、TCL 资本、盈峰控股、着名投资人梁伯韬等近20 家顶级投资机构、战略伙伴参投;

2018 年4 月获得6 亿美元C轮投资,阿里巴巴集团领投,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苏宁等投资机构和战略伙伴跟投;

2018 年5 月,获得6.2 亿美元C+ 轮投资,厚朴投资、银湖投资、老虎基金、富达国际等领投,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上海自贸区基金、全明星投资基金等跟投,高通创投、保利资本、世茂集团等作为战略投资人参与。

年少有为的人并不少,而徐持衡是知进退的一位。

高二在奥赛中保送清华,本科毕业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实验室;不再写代码,转而做商汤的主任工程师,与客户打交道;不弹主音吉他,甘于做存在感低的乐队贝斯手……徐持衡的经历让人绝对认可这位90后的聪明,同时赞叹他的平常心。

清华毕业后,作为商汤科技的01号员工,徐持衡在公司经历了研发、项目、产品等不同的团队。他说,公司的发展状况其实超过了自己的预期,这个状况会推着他往前走,反而给他各个方面的能力都带来了相应的提升。

“我自己觉得在公司里相对年轻一点的人,应该有更多的担当,把公司集体的利益放在最前面,而不是挑这个、捡那个。”

乐趣在他处

徐持衡并不承认自己是学霸,而是说:“我偏科比较严重。”事实上,偏科并未给他造成太多困扰,因为在学业上他一路“升级打怪”,没有经历大多数人需要面对的中考、高考,高中和大学的入学资格,徐持衡都是通过保送获得的。

相比于保送清华的经历,90后的徐持衡更愿意跟别人谈自己玩了近十年的机器人。初二的时候,徐持衡被一位同学带进温州实验中学的机器人实验室,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触到编程,并跟学长、同学一起做四轮机器人,用光线传感器和距离传感器引导机器人吹灭指定位置的蜡烛。后来,徐持衡被温州中学理科实验班提前录取。

徐持衡:我会每个时期给自己定一个目标,能比较投入地围绕这个目标做一些事情。

高中的时候,他开始用四轮机器人模拟足球比赛,用软件控制四个机器人做2V2的对抗。在高二的信息学奥赛中,他又凭所获的金奖被清华大学现场签约录取。之后,他觉得一个人玩机器人不够过瘾,于是在高三时成立了一个名为“科技制作社”的社团,用自己的奖学金买了很多DIY材料,供社员焊接和拼接。后来,这个社团逐步发展成温州中学创客空间。到了大学,他又开始做双足机器人,控制一米多高的机器人完成运球、射门等动作。

谈到把玩机器人的经历,徐持衡会进入一种比较兴奋的状态。“我们会买一批木飞机,用锉刀把木飞机翅膀的直角磨成圆弧状,看看是不是还可以飞起来;还用暖色探照灯照射太阳能电池板,来测试充电效率……”徐持衡谈到,“虽然现在觉得很傻,但在当时跳出课本的知识去做一些偏实践的东西,也蛮有意义的。”

也是在高三闲下来的那年,从极品飞车到魔兽世界,徐持衡把当时主流的游戏都玩了一遍,以至于到大学时对游戏产生了一种“玩腻了的感觉”。徐持衡在玩游戏时会给自己制定一些任务,把这些任务完成之后便会觉得无聊,比如把极品飞车打穿之后,他觉得很难再获取到乐趣,也就不想再在这类游戏上继续花时间了。

“我自己觉得比较有乐趣的,反而是早期在公司跟下来银联、中移在线等几个大客户,整个过程都非常有挑战性”,徐持衡提到,“我会每个时期给自己定一个目标,能比较投入地围绕这个目标做一些事情。”

商汤001 号员工

在清华读大三的时候,徐持衡听了一场关于计算机视觉的讲座,当时,香港中文大学的汤晓鸥教授到清华给自己的实验室招生。在听讲座时,徐持衡被汤教授在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研究成果所吸引,同时自己一直在做的机器人也会涉及到摄像头采集信息后做出相应决策的问题。

于是在2012年的大三暑假,徐持衡作为暑期实习生,到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参与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研究。因为此前的方向偏算法,所以徐持衡在实验室负责性能优化,经过两个月的研究,他把一个四秒的程序优化到零点几秒,使其得到了十几倍的提升。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 徐持衡
每年都开拓新的场景,是对商汤的挑战。在进退之中找到最合适的位置,则是对徐持衡的挑战

2013年大学毕业后,徐持衡加入汤晓鸥教授的实验室。2014年,汤晓鸥带领该团队发布了基于原创的人脸识别算法,其准确率达到98.52%,首次超越人眼识别能力(97.53%),意味着计算机视觉技术已突破工业化红线,敲响了AI市场大规模爆发的前奏。之后汤教授发表的DeepID系列算法,逐步将人脸识别准确率提升至99.55%。

之后,汤晓鸥教授的团队走出实验室成立商汤科技,正式开始探索如何让计算机视觉技术成为可变现的商业藏宝箱。徐持衡成为商汤科技的联合创始人、001 号员工。

银联、中移在线是商汤最早的一批客户,徐持衡作为研发人员,在与客户沟通相关需求的过程中,逐渐从技术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用户思维。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