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女性 > 正文

小洋楼“撩”炸了谁?高知上门女婿翩翩而来(

来源:《知音·上半月》 编辑:仁珂 时间:2018-12-25

[前情提要]《知音》2018年11月月末版(第33期)讲述:武汉市小老板韩奎楚的父亲当年对中国台湾女子肖雨慧的父亲有救命之恩,肖父肖母去世后,肖雨慧带着父母的遗愿回乡探亲,并买下一套别墅,无偿送给韩奎楚一家人居住,以报答韩家的恩情。韩奎楚住着豪华别墅,心态悄然发生变化,有点飘飘然,还高调为养女纳婿。一个名叫王风的小伙幸运“中标”,成为韩家的乘龙快婿。可王风入赘之后,却发现韩家并非富豪之家,甚至比他还穷,对韩家人的态度由此急转直下。韩奎楚在恼怒之余,发现了一个令他无比寒心的事实……

真相显露:在痛悔中打落牙齿和血吞

韩奎楚先是到王风所说的那家建材公司调查。可建材公司的人却称,公司没有王风这名员工。韩奎楚不甘心,让人力资源部再仔细查查,最终发现,王风其实是公司的一个项目部临时聘请的人员,与公司没有劳动合同关系。项目一结束,他与公司的关系也就宣告结束。

深感震惊的韩奎楚,又到王风的老家去打探,情况更是令他寒心——

王风的确是武汉郊区的人,家里有四个兄弟也没错,可是,他压根儿就没有念过大学,初中没毕业便走上了社会。他做过保安,当过厨师,干过装修,但都一事无成,后来便成为一个哪里有活儿就到哪里混的钟点工。他为韩家人买礼物的钱,全都是从父母和二弟手里借的。而硕士文凭、工作证,则是请假证贩子帮忙做的!

登韩家门之前,王风特地请自己的父母帮他隐瞒没上大学、没固定工作的事情。父母考虑到儿子一把年纪了,找个对象不容易,同时觉得这不是什么原则上的大问题,便昧着良心同意了,所以,王、韩两家见面,当韩奎楚问王风的情况时,王家父母替儿子撒了谎。

得知这一切后,韩奎楚与杨元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千挑万选,以为帮女儿找了个好丈夫,她这辈子就有了依靠,谁知竟找了一个混混!千错万错,不该仗着自己有一栋小洋楼,便大张旗鼓地为女招夫;更不该事先不认真地考查,便将王风招进了家门,这分明是引狼入室啊!

就在韩奎楚与杨元美懊悔不已时,王风也很快就知道了韩奎楚调查自己底细的事情。他也非常恼火,与韩奎楚大吵了一顿,双方差点动手打起来。

见韩家人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王风变得更加嚣张。有一次,韩纤因琐事和他争吵了几句,他竟然一巴掌重重地扇了过去,韩纤的半边脸当即肿成了一个包子,抹了一二十天的红花油才消肿。

有邻居实在看不过去,便私下劝告韩奎楚,趁着小两口还没有生孩子,赶紧让女儿和王风离婚,否则他们一家人一辈子都没好日子过。

韩家人何尝没想过离婚?可王风威胁他们,如果他们敢离婚,就放火烧了这栋别墅。他自己反正是烂命一条,大不了坐几年牢,小洋楼是肖雨慧为韩家人买的,韩家人又怎么舍得呢?再说,当初挑女婿时闹的动静那么大,如今结婚不久便离婚,韩家人的面子往哪搁呀?此外,他们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他们一家人的善良与大度,能够感化王风。基于这样的想法,韩奎楚打落牙齿和血吞,过一天算一天。

在此期间,肖雨慧偶尔会写信或者打电话给韩奎楚,询问义兄一家人的生活情况。为了避免海峡彼岸的义妹担心,韩奎楚强忍酸楚,将一家人遭遇的不幸统统隐瞒,只说他们生活得挺好的,让她不要挂念。

因为夫妻间的感情已经名存实亡,韩纤迟迟没有怀孕。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倘若韩纤和王风这样的人渣有了孩子,那遭罪的人可就又多了一个。

2017年8月,69岁的韩奎楚在郁闷与悔恨中,突发脑溢血。临死之前,他左手抓住老伴杨元美,右手抓着女儿韩纤,悔恨的泪水簌簌落下。他用微弱的语气,向老伴和女儿表达了忏悔:“当初,要是我不那么得瑟,不那么张扬,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我死后,雨慧就是你们的亲人,有什么难处,就向她求助。我本来不想麻烦她,但事已至此,兴许只有她能帮帮你们娘俩。”说完,他便撒手人寰。杨元美与韩纤哭得死去活来。

远在台湾的肖雨慧得到噩耗之后,伤心至极。由于她也年近古稀,老态龙钟,身体状况大不如前,长途跋涉颇为不便;加上义兄的突然离世,带走了她一生的牵挂,她的精气神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所以,便没有赶回武汉参加义兄韩奎楚的葬礼。在台湾的家中,肖雨慧供上香烛,送上义兄一程。缕缕青烟旋上,她禁不住号啕大哭。

牵连无辜:情义佳话悲情收场

如果说韩奎楚在世的时候,王风多少还有些忌惮的话,如今岳父一死,他变得更加有恃无恐。以前,他还只是好吃懒做;现在,他嫖赌抽样样都来,完全没有将杨元美与韩纤放在眼里。

杨元美和韩纤母女俩在万般无奈下,向王风的父母求助,王父王母起初还教训儿子,让他收敛一点,但王风根本听不进去,还反过来警告自己的父母,少管闲事。气得王父指着儿子的鼻子骂:“你这个逆子,会遭报应的!”王风不屑地说:“反正烂命一条,报应就报应呗。”

2017年底,韩家所在的小区接到通知,这里的房子将进行拆迁改造。得知这一消息后,王风悄悄地请人对韩家的别墅进行了估算,得知:依照目前的市场价,该楼可以获得一千多万元的补偿。

一千多万元啊!王风的内心一阵狂跳,对别墅的强烈占有欲再次不可遏止地涌上心头。他逼着韩纤给肖雨慧写信或者打电话,让肖雨慧回来武汉,将小洋楼的产权过户。慑于他的淫威,韩纤强忍泪水,给姑姑写了封信,表达了这层意思。肖雨慧倒不是舍不得将产权过户给韩家,只是感觉很奇怪:义兄当年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下这套别墅,坚持让她拥有产权,为何在他死后不久,侄女反而过来索要产权呢?

感觉蹊跷的肖雨慧,很快便给韩纤回了信。在信中她表示,产权她迟早会过户至韩家名下的,但现在公司事务繁忙,她的身体又不是太好,所以想等一段时间再考虑。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