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女性 > 正文

上海老汉再婚风波起:以房养老背后有对心机小

来源:《知音·上半月》 编辑:子良 时间:2018-12-25

2018年3月16日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蹊跷的离婚案:一年前,68岁的鳏居老人彭立新与38岁的朱美琳登记结婚。一年后,彭立新移民美国的儿子彭杰一纸诉状将朱美琳告上了法院,要求法院判决父亲彭立新与朱美琳的婚姻无效。庭审结束,当主审法官判决彭立新与朱美琳的婚姻无效时,朱美琳和她的前夫宁青松顿时面色苍白瘫倒在法庭上。

朱美琳为何要嫁给从年龄上讲都可以当她父亲的彭立新,这与她的前夫宁青松又有什么关系?彭立新定居美国的儿子为何不远千里回来要求父亲离婚?

萍水相逢一对忘年交,新“以房养老”抱团取暖

宁青松是在2016年3月认识彭立新的。那时,宁青松刚学会手机贴膜,他和妻子朱美琳在上海市东昌路4号地铁口摆了个地摊做贴膜生意。他俩普通话都不好,又不会推销,生意很是惨淡。就在宁青松焦头烂额时,有一位面容清瘦的老人来到摊前与宁青松聊天,老人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待人谦和,能说会道。每当人潮涌来,老人收住话匣子帮着宁青松热情地招揽生意,在他的帮助下生意好了几分。夫妻俩对这位陌生的老人有了几分亲近,知道老人名叫彭立新,早年丧偶,膝下有一个儿子移民美国,他一个人鳏居国内。

4月15日下午5点,彭立新准备回家。他刚走到地铁口,突然一头栽倒在地,昏迷过去。宁青松慌忙拨打了急救电话,把彭立新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彭立新是因脑梗昏迷。医院联系不上彭立新的亲人,宁青松垫付了一万块钱医药费,夫妻俩轮流在医院里照顾了彭立新三天三夜。彭立新对宁青松夫妻俩很是感激,出院后他请宁青松夫妻俩去酒店吃饭以示感谢。宁青松一时推托不过,建议说在外吃饭不但花钱多还不卫生,不如等他收摊后买菜去老人家里做饭吃,彭立新欣然同意。

收摊后,宁青松和妻子按照彭立新提供的地址来到彭立新的家里。这是位于上海市东昌路的老居民小区,彭立新住在三楼,一套60平方米的两居室。细心的宁青松发现彭立新是个不会料理生活的老人。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一袋已经开封的方便面,厨房墙壁上挂着炒菜的铁锅锈迹斑斑。面对宁青松夫妇关切的询问,彭立新不好意思地道出了苦衷。

66岁的彭立新是上海一国营企业退休职工,38岁那年彭立新的妻子患肝癌病逝,彭立新担心再婚会影响正上初中的儿子,放弃了再婚的念头,含辛茹苦地把儿子彭杰养育大。1998年,彭杰大学毕业留学美国并定居。

2008年6月,彭立新退休,儿子回国接彭立新去美国生活,彭立新担心在异国他乡生活不习惯,拒绝了。彭立新每月有3000块钱退休金,儿子逢年过节也给他寄钱,他开销本来就不大,日子过得倒也滋润。可是苦恼接踵而来,彭立新不会做饭做家务,当年妻子去世后,彭立新吃住在单位,周末儿子回家,彭立新就带着儿子下馆子犒劳生活。退休后,彭立新随便地应付着生活,每天不是去超市买点馍馍方便面混一下,就是去楼下的小餐馆炒菜吃。更令彭立新痛苦的是,自己没有什么爱好,刚退休时跑跑步,钓钓鱼,随着年龄增长,也跑不动了。身边没有朋友,彭立新有时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天,他闲逛到东昌路4号地铁出口,看着为生意焦虑的宁青松,他前来搭讪聊天,没想到,两人聊得很投机,彭立新的生活才有了一丝亮色。

听完彭立新的诉说,宁青松油然想起自己的酸楚。现年42岁的宁青松是贵州省贵阳市郊县人,大专毕业后在一民营酒业公司上班,认识了比他小五岁的工友朱美琳。2001年国庆节两人结婚并养育了儿子宁涛。2008年10月,公司经营不善破产,宁青松和朱美琳均丢掉了工作。屋漏偏逢连夜雨,宁青松在乡下的父亲又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父亲出院后,宁青松和妻子开始四处寻找工作。夫妻俩常年在酒厂上班,除了白酒酿造技术别无所长。几个月下来寻找工作无果,宁青松便借了5万块钱贷款开了家白酒酿造作坊,然而一直打不开市场。

2010年过完春节,宁青松和妻子商量后以2万块钱的低价卖掉了作坊,把儿子寄养在乡下的父母家,便来到上海打工。因没技术年龄又偏大,两人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在老乡的帮助下,夫妻俩在码头当过搬运工,在建筑工地干过小工,累死累活一年到头余不了多少钱。2015年8月,宁青松在浦东一建筑工地上班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摔折了小腿,老板赔付了3万块钱后就把宁青松夫妻俩辞退了。就在夫妻俩走投无路时,宁青松发现了一个生存机会:手机贴膜不但轻松还利润可观。于是,宁青松花了2000块钱拜师,学会了手机贴膜技术后,在城中村租了间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安顿下来。此后,夫妇俩每天来到东昌路4号线地铁口摆了个手机贴膜地摊。

朱美琳厨艺极佳,彼此诉说着生活的艰辛,说到动情处大家都热泪盈眶。从那以后,两家人倍加亲近,彭立新一有空就来到宁青松摊前帮助打理生意,有时想吃家常菜了,就买了菜邀请宁青松夫妇来家里做饭。宁青松家做了好吃的,也给彭立新带一点。

2016年7月,彭立新应邀来到宁青松出租屋吃晚饭。恰逢房东来收房租,宁青松掏光了口袋还没凑齐,急得直流汗。送走房东,彭立新灵机一动,对宁青松提出:“我的房子还有一间房空着,你每年花3万多租房子,不如住我的房子。”宁青松吓了一跳:“城中村的房子都租不起,谈什么租你的小区房。”彭立新说出了他的想法:“我不收你一分房租,只要你们照顾我的生活,管我三顿有热饭菜吃就行。”宁青松夫妇大喜过望,两家人一拍即合。

房产转赠平息“强奸案”,屈辱协议背后那丑陋的真相

事后,彭立新在跟儿子的电话里也提到了这事,儿子觉得一对外人住进家里,有些不妥。彭立新说:“我这叫‘新式以房养老’,既解决了我的生活问题,又不用你操心,多好。而且,我还不用卖房子。”儿子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