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女性 > 正文

宅女遇到快递哥:被“艾”封印的人生春暖花开

来源:《知音(月末版)》 编辑:小佑 时间:2018-12-05

因为一时虚荣,山东女孩赵静冒险卖血买苹果手机,却不慎染上HIV病毒。生命崩塌之际,一个快递哥意外走进了她的世界;而这名异常逗比、给赵静无尽鼓励的快递哥,自己竟也是一名九死一生的白血病患者。

受这位自称是“解放牌小强”的快递哥傻乐精神的鼓舞,赵静走出了生命被HIV封印的阴霾,摇身变为公号达人、女强人,还创造了一个令她也欣慰的奇迹——

2018年6月,身为HIV感染者的她生下了一个健康女儿。而她书写自己这段奇特经历的书《“艾”与爱》(暂定名)也在与出版商洽谈中。

苍茫边缘:宅女遇到“逗比”快递哥

赵静不曾想过,经过半年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后,和她讲稍多一点话的,竟然是快递小哥。

赵静,1994年出生于山东省泰山市,家中务农。2012年,她考上了山东一所师范学院的中文系,一心想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减轻父母的压力。不想,2016年4月大学毕业体检时,她被告知血液中发现淋巴细胞异常,被建议到三甲医院进行血常规检验。在医院检查时,她的血常规没有异常,医生又建议她进行HIV(艾滋病)检测。

赵静一惊,在百度上搜索与HIV相关的信息,内心一阵阵寒意,脑中迅速闪过一件事……

2015年9月,开始找工作的赵静参加了一场影视公司实习编剧的面试。面试时,主考官给她一部苹果手机,让她对手机上的一则视频进行剪辑。赵静没操作过苹果手机系统,又不懂它的编辑器,发挥得一塌糊涂。主考官以赵静缺乏生活经验和创造力为由,拒绝了她的实习请求。赵静沮丧不已,再想到大学4年,许多同学都用了苹果手机,她只能用充话费送的合约机,她就决心拿出大学4年攒的钱换部苹果手机,给自己以后上班装点门面。但算来算去,她资金上还有300元的缺口。赵静难受地在贴吧上发了一条消息:“对我来说,任何手机都是肾机,任何一件衣服都是肾衣,真的要卖血吗?”不想,不一会儿就有人在后面跟帖:“需要用钱请联系我。”那人还给她发了两条私信,自称是“血头”,有卖血的门路。赵静将信将疑加了对方的微信。

“血头”承诺抽血的针头都是一次性的,每次400毫升丝毫不影响健康,还能拿到500元的报酬。赵静决定一试。10月份,赵静在校门口上了血头的车,同车的还有六七个人,多数是学生模样,还有2个40来岁的妇女。车上厚厚的遮阳布。等她下车时,车已停在一个乡镇医院的采血车前。赵静拿到的登记表上各项信息已经填好,献血数量和同车其他人一样填的400毫升。

回到学校后,赵静立刻把血头给的500元存进银行卡,然后去市中心买了一部iPhone6。不久,赵静考进山东广信公司,边写论文边提前进入职场试水。赵静以为生活从此顺起来,不想,竟莫名其妙地与HIV扯上了关系。

当初,因为担心卖血买手机的事情被同学知道,赵静早已删除了帖子和血头的联系方式,无法通过他们了解自己感染HIV的可能性。因为害怕不好的结果,赵静也不敢去做检测。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她内心世界坍塌一片,她以要写论文为由,从广信公司告假;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煎熬着等到拿到毕业证和派遣证,顺利毕业后,才鼓起勇气到医院做了HIV的检测。结果为阳性,表明她被确诊染上了HIV病毒。医院疾控中心给赵静建档、派药,嘱咐各种注意事项,尽管医生强调,她控制心情,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上班,但是赵静知道:自己再也正常不了了。

赵静匆匆回家,嚎啕大哭着向父母说明了病情。老实巴交的父母泪如雨下。回到家后,赵静就闭门不出,每天就是上网、看书,与父母也没有交流,任自己流放在生命的孤岛上。

2016年双“十一”期间,赵静从网上买回了一台医用紫外线灯,用于房间和衣物的日常消毒。不想,送货的快递小哥把货送到后,话痨般叮嘱她:“千万不要让这个灯照到你自己,会变不美的。”赵静很无语,想关上门。对方又把头从门缝里插进来,说:“真的,你看我很丑吧,都是照紫外线灯照的。”说着,还对赵静做了个丑脸。她冷不丁被小哥的丑萌逗笑了。

让赵静意外的是,那天起,这个快递小哥竟以“需要用户对他的工作进行评分”“下载APP寄快件有优惠”等各种花样理由来到赵静家。小哥总是乐呵呵的样子。赵静几度怀疑小哥是不是看穿了自己艾滋病患者的身份,但一个人的生活太过孤寂,她并没有拒绝小哥的走近。这样莫名其妙地交往了一周后,小哥加了她的微信,把她拉到一个白血病病友群里,那个群都是20几岁就被查出恶性疾病的患者。小哥鼓励她道:“归队吧,找到组织就不要再萎靡了。”赵静这才惊觉:原来小哥错把自己当成了白血病患者。

爱意萌动:你是神奇的“解放牌小强”

进入了病友群,赵静才知道,快递小哥叫解强,是群主,24岁,高中时就查出患有白血病,用他自己的话说“家里的病危通知书能铺满亚马逊热带雨林”。但因为他乐观、命大,像打不死的小强,群里人都叫他“解放牌小强”。而那个群在“解放牌小强”的带领下,也都有些傻乐劲。赵静问他:“你有病怎么还能送快递?”解强笑道:“不畏难时,办法总比困难多。”

群友的状态让赵静很受触动。赵静从来都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她想起医生告诉过她,HIV感染者是可以正常生活、工作的,她打开电脑,找了两家可以在家上班,做公众号运营的编辑职位,投了简历。邮件发出的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被阴霾封印的日子好像结束了。两天后,赵静主动到医院复查,看到为她注射的护士没有戴手套,她提醒对方:“我是艾滋病患者。”“艾滋病”三个字第一次从她嘴里坦然地被说出来。

那一刻,赵静对“小强”充满感激。而回想与他交往的这短短的日子,她心里又涌起一种让她泪目的情感——作为“资深病友”,解强每天像打卡一样,提醒赵静:“今日的药,要好好磕。”想起解强,赵静心都是笑的。可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人,爱情是一辈子的禁区。想见解强时,她就从网上买各种东西:爸爸的工具箱,妈妈的厨房用品,还有一些从前她看都不会看的漂亮衣服,并且备注了同一家快递公司。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