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家庭 > 正文

“世界最佳副攻”颜妮,父母陪我四进三出国家

来源:《现代家庭》 编辑:雪桥 时间:2019-04-12

一箱箱牛奶见证父母培养女儿的决心

颜妮1987年3月出生于辽宁沈阳,父亲颜会平曾是专业足球运动员,母亲田桂琴年轻时打过篮球。颜妮遗传了父母优良的运动基因,小学时身高就超过老师一大截,且弹跳好,身体素质出众。9岁时,颜妮被沈阳市体校教练相中,从此她上午在铁西区的勋望小学上文化课,下午去体校练排球。

那时颜妮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加上打球消耗大,颜会平夫妇天天让女儿喝纯牛奶。上世纪90年代,牛奶堪称奢侈品,一箱8盒装的牛奶,售价40多元,颜妮一个月就要喝8箱。颜会平是沈阳机床厂车工,田桂琴在纺织厂上班,夫妇俩收入低,省吃俭用给女儿买牛奶。他们经常将一箱箱牛奶往家里搬,自己却舍不得喝一口。

而且体校学费不菲,颜妮发育又快,每隔两个月就要换大一号的衣服、鞋子,再加上各种零零碎碎的开支,颜会平夫妇承受巨大经济压力。为挣钱培养女儿,颜会平经常替人加班,曾创造过一天工作16个小时的记录。一天,颜会平替同事加班到深夜,因疲劳过度,左手掌不小心绞进车床,缝了12针。经历这次事故,他左手的灵敏度大幅下降,不再适合做车工,被调到后勤部门工作。如此一来,颜会平的收入锐减,只得辞职开出租车。

此后,颜会平每天凌晨5点就出车。为省下中餐费,田桂琴早早起来给丈夫准备午餐,再给他灌两可乐瓶白开水,然后送他出门。中午颜会平将车泊在树荫里,在车里吃饭喝水,休息一个小时后又继续出车。父亲的伤情,及双亲点点滴滴的艰辛,颜妮全看在眼里。这个懂事的小姑娘,以刻苦训练回报父母。别的孩子训练结束回家了,颜妮还经常一个人在训练馆练发球、上手传球。

13岁时,颜妮入选辽宁省少年女排,一年后又跻身省青年女排。父母去队里看她时,颜妮喜滋滋地说:“爸妈,这不是我的最终目标。我以后要进辽宁女排,拿全国冠军。”运动员出身的颜会平鼓励女儿:“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的目标定低了,我们希望你将来进国家队,拿世界冠军。”颜妮与父亲击掌相约:“您和妈妈放心,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

2003年,16岁的颜妮身高窜到了1.92米,顺利入选辽宁女排。当时她司职主攻,因身高臂长,移动速度快,拦网手型硬,教练让她改打副攻。副攻角色让颜妮如鱼得水,她不仅拦网好,而且进攻手段丰富,短平快、背错、近体快等战术运用娴熟,短短3年就成长为球队的主力副攻。

此时颜妮每月有几百元津贴,她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全积攒起来交给父母补贴家用。田桂琴对女儿说:“你留点钱在身边吧,一个女孩子,也该买点衣服将自己打扮漂亮些。”颜妮回答:“我吃住在队里,平时没地方花钱。我是运动员,穿运动服多好,买什么衣服?”而且穿旧的衣服鞋子,颜妮也打包带回家。她将鞋子交给爸爸:“您身高1.90米,跟我差不多,我的鞋子您应该能穿。”田桂琴身高1.75米,颜妮让妈妈将衣服改短了穿。女儿的懂事让颜会平夫妇落泪。

2009年10月,颜妮因在全运会上表现出色,顺利入选国家女排。接到通知后,她挤公交车赶回家报喜。颜会平破例提早收车,田桂琴做了几道拿手菜,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边,一边吃饭一边畅想未来。颜会平满脸喜悦:“爸两年没喝酒了,今天妮子带回喜讯,我要破戒喝两杯。”说完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田桂琴笑逐颜开:“妮子进国家队,是我们家最大的事,给我们争脸了。”一家人沉浸在美好憧憬中……

颜妮内向朴实,不善言辞,加上首次进国家队,训练中放不开手脚。时任国家女排主教练蔡斌找她谈话:“你有实力,胆子大些,球风再泼辣些。”然而教练期望越高,颜妮压力越大,以致一走进训练馆就信心不足。3个月后,颜妮被退回辽宁队。她含泪给父亲打电话:“爸,对不起,我没在国家队站稳脚跟,要回辽宁了。”颜会平安慰女儿:“别难过,你努力了就没什么遗憾。”

为减轻女儿内心的失落,颜会平和妻子去火车站接颜妮。几个月前满怀希望出征,如今却被退回,颜妮落泪了。颜会平鼓励女儿:“国家女排的大门随时向有实力的队员敞开,别泄气,争取以后再进国家队。”田桂琴也和风细雨开导女儿:“你还年轻,好好练,以后肯定有机会。”火热亲情缓解了颜妮内心的落寞。

为再次杀进国家队,颜妮经常加班加点训练。2011年春节,辽宁女排放假3天,颜妮回家陪伴父母。为保持训练状态,她只是除夕休息了半天,正月初一就自费去训练馆练球。颜会平夫妇也出动了,他给女儿捡球、抛球。田桂琴给女儿递开水、毛巾和水果,帮她按摩肩部,一家人都在为同一个梦想而努力……

与“三起三落”的女儿共患难

2012年,颜妮再度入选国家女排,但没有去北京参加集训。她天天在队里等通知。颜会平夫妇去看她,颜妮第一件事就问:“爸妈,家里最近是否收到了国家女排寄给我的信?”父母摇摇头:“别着急,是金子总会发光。”星期天队里放半天假,颜妮回家与父母团聚,连吃饭、午睡都手机不离手,生怕漏接电话。

一晃半年过去了,颜妮始终未接到集训通知,彻底失望了。颜会平和妻子心里很难过,但还是忍痛安慰女儿:“你尽力了,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我们。这么多运动员,有几个能进国家队呀?别过分自责。”父母越这样说,颜妮越伤心,常背着双亲落泪。

此时颜妮已25岁,对一个运动员来说已不再年轻,很多女运动员到这个年龄都退役了。在她看来,自己这辈子已没有机会进国家队了。颜妮调整心态,决定在省队打好球,争取退役后组织上安排个工作。随着心态平和,加上技术越来越成熟,颜妮在辽宁队大放异彩。2013年5月,郎平出任国家女排主教练,颜妮因在联赛中表现出色,再次入选国家队。这已是她第三次入选国家队。她告诉父母:“我已26岁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要争取在国家队留下来。”为不给女儿加压,颜会平说:“国家队高手云集,每年那么多运动员集训,能有几个留下来呀。将来不管是什么结果,我和你妈都能接受。”

相关亚博亚博88下载是正规的吗「登录平台」--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