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科普 > 正文

非洲猛兽与门前萌宠

来源:《百科知识》 编辑:刘小方 时间:2019-08-20

狮子是我们星球目前最庞大的猫科食肉动物,从生态和环境适应的角度看,它们主要生活在热带稀树草原、草地或者灌木丛与低矮旱林;地理上主要分布在炎热的非洲大陆,南亚次大陆也有少量狮群活动。2014年2月,英国《BMC进化生物学》杂志刊文指出,狮子起源于非洲东部的坦桑尼亚等地,时间约在12万年以前。大约在两万年前,部分狮子家族逐渐走出非洲,开始了自己的迁徙和旅行,最远抵达印度等地。

与狮子生态旅行的有限地域不同,狮子的文化之旅可谓凿通东西、横贯南北,在全世界多个地方留下了自己的身型与身影。如古希腊陶瓶上的怪兽格里芬(狮子和鹰的合体),埃及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亚述王朝石刻上的皇帝猎狮图,伊拉克尼努尔塔神庙的翼狮,土耳其萨马尔城门口的守门石狮,印度国徽上的三头狮子,柬埔寨热带雨林深处吴哥窟和印尼巴厘岛古旧佛寺中形态各异、数量繁多的石狮,遍布中国街头巷尾各种大小石狮像以及全世界华人社区的“舞狮”习俗,等等。随着全球生态环境的变化,自然领域的狮群活动范围有所萎缩,但在文化领域,狮子却越来越多地在世界多地现身,并从非洲猛兽变成了人们的门前萌宠。

狮子东进:西域雄狮的汉地情缘

中国不是狮子的原产地,自然狮群也从未迁徙到中国大地,但狮子的身影却遍及我国的大街小巷。从帝王将相陵墓前的石像生,到衙前庙后的石狮雕像;从陕北农村炕头的小狮雕,到逢年过节不可或缺的狮子舞;从刺绣陶瓷染织上的狮子像,到桥梁宗祠塔寺屋顶的狮形建筑小品等,中国大地上可谓无处不见狮子。从时间上看,自东汉起,狮子就与中国人的生活建立密切的关系,并随着华人的迁徙来到世界各地。因为对狮子的钟爱,海外不少地区的人士甚至将狮子等同于中国。威震世界的拿破仑皇帝就曾说过:“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它苏醒过来,必将震撼世界! ”

故宫太和门前的铜狮

在中文典籍中,关于狮子的最早记录来自成书于战国时期的《穆天子传》和汉初的《尔雅》。彼时狮子不叫狮子,还叫狻猊。《穆天子传》说“狻猊日走五百里”,《尔雅·释兽》篇也说“狻麑如猫,食虎豹”,西晋郭璞注曰“即师子也,出西域。汉顺帝时疏勒王来献犎牛及师子”。其中,“狻麑”即狻猊。李零先生打趣说:中国有老虎,没有狮子,要想解释狮子,只好借助老虎(古代,猫也指毛色浅淡的老虎)。当然,狮子自西而东来到中国,首先走的是一条“进贡之路”。

西汉“文景之治”之后,帝国国力渐强,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将大汉帝国的雄风西传,也将帝国边境以西遥远地方的珍奇带回长安,这其中就有狮子的身影。《汉书·西域传下》中记载说:“遭值文、景玄默,养民五世,天下殷富,财力有余,士马强盛,故能睹犀布、玳瑁,则建珠崖七郡感枸酱、竹杖,则开牂柯、越巂,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后,明珠、文甲、通犀、翠羽之珍盈于后宫,蒲梢、龙文、鱼目、汗血之马充于黄门,钜象、师子、猛犬、大雀之群食于外囿。殊方异物,四面而至。”

到了东汉,史书上关于西域各国进贡狮子的记录多了起来。《后汉书》中至少有5次提及月氏(今中亚)、安息(今伊朗)、疏勒(今新疆喀什)等国为汉室送来狮子,为我们勾勒出一条自中亚到长安的狮子进贡线路。如《后汉书·班超传》中说:“章帝建初四年(79)初,月氏尝助汉击车师有功,是岁贡奉珍宝、符拔、师子,因求汉公主。”又如《后汉书·和帝纪》记载:“和帝永元十三年(101)冬十一月,安息国遣使献师子及条枝大爵。”条枝大爵,即条枝国的鸵鸟。《后汉书·西域传》又有“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时谓之安息雀”的记录。依照汉朝的交通条件和后勤补给能力,从中亚即便是从中国新疆喀什沿丝绸之路将一头狮子运到长安,也得经过大漠、流沙,跨越上万里路程,这无疑是一件相当费力的事情,所以至今仍有学者怀疑,两汉时期的中原人是否真的有眼福能看到活体的狮子。

唐代初年,人们依旧为狮子运送而感慨万千。贞观九年(635),康居国进贡大唐活狮一头,太宗李世民喜出望外,命虞世南作《狮子赋》一篇表达狮子东进的艰难。赋曰:“有绝域之神兽(狮子),因重译而来扰。其所居也,岩磴深阻,盘纡绝峻。翠岭万重,琼崖千仞。马顿辔而莫外,车摧轮而不进。聚方服之君长,召积风而奉进。尔乃发鸟弋,过白狼。逾绝,跨飞梁,越流沙而遥集,超积石而高骧。”

从东汉至唐的六七百年间,西域雄狮历经艰难来到中原,我们虽无法想象这一猛兽在长途跋涉后是否还能保持自己在草原上的风姿,但仅凭身型,狮子就已经力压老虎,成为中国人心中的头号猛兽。在旧时中国,每朝每代都有打虎英雄,但从未有过“打狮英雄”,倒不是狮子不会伤人,而是狮子更凶猛、珍贵,打不得也打不起。

从东汉开始,狮子造型的雕刻造像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流行。早期的中国狮像四蹄站立,身型消瘦,肌肉紧绷,仰头挺胸,面目可怖,犹如正在草原上捕猎。如四川高颐阙石狮、陕西咸阳出土的东汉石辟邪、山东嘉祥县武氏祠石狮等,造型皆属此类。明清之后,狮子造型的“狗”化倾向明显,往往雌雄成对,公狮踩绣球一统寰宇,母狮抚幼崽子嗣繁盛,狮像皆后腿伏地,前腿站立,体型丰满肥硕,头略歪,口中含一石球,尾巴弯曲,样貌憨态可掬,像极了“看门狗”。此外,人们模仿狮子动作而创作的狮子舞或舞狮更是风靡南北中国,成为汉族地区重要的节庆民俗。

狮子自西而来,如此深远地影响了中国,其原因是复杂的。有一种分析认为,是佛教流行加速了狮子造型及狮子图案在中国大地的传播。佛教对狮子有着极高的评价,如早期佛经《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和《大智度论》中,都将佛陀比喻为狮子,因为狮子仪态威猛,降伏无畏。而《维摩经》中更是将狮子完美化:“斯物也,动则撼山岳,静则好香火。喜动也,怒双睛以电射,揭一吼而雷震。咆哮则惊天怖地,风卷云席;奋威则百兽率走,足绝跄地。象罴则巨大巍峨,见狮影而惊奔;虎狼则凶残暴劲,闻狮声而望风。好静也,闭双眼以假寐,卧爪牙而毛绵绵。坐禅则天地合一,日月辉宇宙之光;入定则历劫不动,星辰耀太极之荒。青牛为老大舐犊,见温馨而谦让;白鹤有高洁风尚,阅清白而赞扬。”

上一篇:汽车只加半箱油更省油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